一锅粥

盾冬,赛包
狗血神教忠实教徒

【Evanstan】出柜始末

  • 一发完,小短文

  • 文里有些关于房子的描写,是照着网上流出的桃的洛杉矶大房子来的(瞧这房子,真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 全假的,纯YY


Chris这几天日子有些不好过,想要出门需要24道变装,不然一旦被外面的狗仔们认出,长枪短炮就会全伸过来恨不能戳到他脸上,弄得他焦虑症都要发作。公关一天N个电话,各种文件声明传过来积了厚厚的一沓,想到这件事过去了估计要给公关额外一大笔钱,他有些心痛。捂在家里上上网,打开推特,评论全是在问这件事的,他很快扫过去,有祝福有骂娘,互相争论吵架的也必不可少。因为被特地叮嘱过在想出万全的对策前一定要安静装死,所以暂时也没法转几条觉得很不错的励志文,他拿纸记下了文章的标题,想着等过一阵再转发。推特评论的提醒数字不停地在上涨,看得他头疼,于是他关了电脑,郁闷地扑倒在床上,一旁的Dodger看到他的主人趴了下来,很敏捷地窜上来,顺理成章地把他当成了坐垫,Chris顿时感觉到身上一阵重压,一口气没喘上来,心里更加郁闷了。

 

时间回溯到几天前。对Chris来说,这天不过是不工作的日子里再平常不过的一天。加州的阳光灿烂,洒满房间,山下的街道蜿蜒交错。他站在阳台,眺望远方的山峦一层一层融进天空。

他听到了Dodger的声音,汪汪叫着向他冲过来,接着又是一阵很轻的脚步声,不用看也知道是Sebastian。等到Sebastian走近,Dodger便摇着尾巴,绕着两个人转。Sebastian蹲下来,抱住它的脖子,抓了抓它的脑袋,Dodger便发出了十分舒服的呜呜声。然后Sebastian抬起头,对着Chris笑起来:“怎么一个人在阳台上发呆?”他的眼角蔓延开笑纹,白白的牙齿反射亮光。Dodger像是听懂了Sebastian的话一样,吐着舌头也向Chris望过去。阳光让整个画面镀上了一圈柔柔的金边,最喜欢的人和最喜欢的狗一齐对着他闪着亮亮的眼睛,看得他心里轻轻软软,像是要融化在暖暖的阳光里。这一刻实在太过美好,他多希望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有多幸福。

他想到了他的小号。Chris其实还有一个推特小号,这个小号是除了极极亲的几个人之外,连很多演员朋友,经纪人,公关都不知道的账号,Chris专门用来放飞自我,有时会发一花一草的文艺照,有时又会发路灯上贴的小广告的无聊照,吐吐槽,感感叹,再和亲友无拘无束地互动一下。用这个号贴出来虽然不能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至少能向那几个互关的人炫耀炫耀。

于是他拿出了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对着他们打开相机,一边随便回答了一句:“在这儿等你们呢,先别动,我拍张照。”

照片好看到不需要加任何滤镜和做后期处理,他直接发在了小号上,又配上了一个单词:幸福。然后就把手机丢在了一边,扑向了眼前的Sebastian和Dodger。当太阳西下,两人一狗变成了两个人和一条狗,幸福也同样蔓延了一夜,旖旎过后,他睡得特别满足,无梦到天亮。

 

结果出事了。

当他从房间的角落里翻出了昨天丢在一边的手机,上面显示了一排未接来电,一时竟然翻不到底。他连忙回拨了显示未接数量最多的公关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他才知道这下他闯祸了。

昨天他刚刚用大号转了一则鸡汤,后来PO照片的时候竟然忘记切账号,那张照片便直接被放在了Chris Evans的号上,还放了将近24个小时都没有删掉。公关差不多是用吼的声音告诉他已经有多少家媒体出了多少篇通稿,她愁得一晚上都没睡觉,连夜和团队开会想对策。Chris一边被骂一边还安慰她让她别那么上火,结果引来了更大的吼声。最后当他终于把电话挂上的时候,耳朵里还有嗡嗡的声音不停回响。

加州的天气每天都很明媚,今天的阳光丝毫不比昨日的差。他从阳台上望进透明玻璃门关住的房间,昨天折腾得够呛,Sebastian还在床上抱着被子呼呼大睡。这本该是和昨天一样幸福美好的画面,可是现在却蒙上了厚厚的阴霾。

Chris叹了口气,走进房间,把Sebastian叫了起来,帮他把凌乱的头发理了理,又领着他穿衣服,洗漱。Sebastian全程茫茫然然,好像还在做梦一样,整个人倚着Chris,傻笑着想和他继续温存。直到Chris正襟危坐地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简直就像兜头一盆冷水浇下来,他一个激灵睡意全无,不安如同鬼魅一般从脚底缠绕上来,他看着面前同样局促的Chris,用力拍了拍脑袋,希望自己能赶紧想出个什么对策来。

可是两个人只能这样面对面地无言静坐,Dodger也发觉了空气里的紧张凝滞,伏在Chris的脚边一声不响。Sebastian觉得可能现在暂时分开来冷静一下会比较好,他们的事业可以说才正正起航,这件事如果没有处理好,他们大概到老也只能原地踏步,没法再前进了吧。

然后当Sebastian站在门外,手上拿着前几天过来时候带着的手机,里面同样也是一长串的未接来电,他有些茫然不知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了。早晨的太阳在另一头还没有爬了很高,正好被房子遮住,他站在一片阴影下。这似乎是他第一次看到Chris的家里大门紧闭的样子,原来这间房子关起门来的时候,看起来是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接下来的几天里每一秒都是煎熬。Chris现在已经完全不习惯没有Sebastian的日子了,平时即使不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也要抓紧一切空挡腻腻歪歪地发消息聊天。那天把Sebastian送出家门没多久他就后悔了,打电话过去却被挂断,发消息又不回。也不知道接下来Sebastian是不是直接回纽约?路上会不会碰上纠缠不休的狗仔?他这么傻,采访的时候十句里有八句的回答是不知道,自己不在他身边时时提醒他怎么行呢?Chris不停打电话发消息,还是得不到任何回音,试着联系Sebastian的几个好朋友,竟然都被挂了电话。

好像又一下子回到了不熟的那几年,他已经不记得那些偷偷摸摸暗恋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了?一起拍片宣传的时候只能趁人不注意悄悄地看他,见到他和别人亲密地说笑嫉妒到不行也只能暗暗捏紧自己的拳头。更不要说在没有漫威工作的日子里,他想要知道Sebastian的动态只能网上去搜,每次还都要记得清空搜索记录,就怕一不小心被别人发现什么。

曾经那样的日子早就已经遥远又陌生了,他看惯了家里处处有Sebastian的痕迹,卫生间的支架上有他的牙刷,床边的沙发上躺着他没来得及换洗的衣服,还有不经意间总能发现他留下的细小物件,让Chris错觉这就是他一生的幸福了。可是现在看,他们其实什么都不是,只不过一张照片,就可能把一切毁灭殆尽。

他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公关和经纪人的会还没开完,他很烦躁,不想看他们发的邮件他们写的通稿。Dodger跟在他的身后一步不离,他蹲下来对着它自言自语:“你是不是很想Seb?”Dodger大概听懂了他的话,喉咙里发出的叫声有些可怜。Chris摸了摸它的脑袋,“我又何尝不是呢?才几天的时间,想他想到发疯。”他沉默了一会,像是下定了决心,“好,等着Dodger,我去把他带回来。不要着急,以后他会一直和你玩的。”

 

Sebastian走在纽约的街头,帽子眼镜加身,尽量低调再低调。这还是他前几天从Chris那里回来后第一次出门,接下来还要继续躲在家里,这场风波什么时候能过去,他也完全不知道,他想着一次性多采买些东西,备足储备,这样就不用麻烦他的朋友们了。最开始那张照片被挂在Chris Evans的账号上让朋友们都吓了一跳,明明早前还说过现在不会公开出柜,没想到突然就主动承认恋情了,本来还计划着为了庆祝他们终于勇敢做自己该去酒吧不醉不归了,结果闹到最后竟然只是个乌龙。这几年下来,所有人都看得出Sebastian是有多喜欢Chris,他甚至只要听到Chris的名字就会不自觉地眼睛一亮,嘴角勾起笑意,然后浑身发出闪光。可是现在Chris那边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呢?要是为此分手了,Sebastian会有多伤心?

走着走着Sebastian就走了神,Chris这个人真是阴魂不散,他都已经回到纽约了,为什么脑海里的角角落落还都是这个人的身影。他离开Chris的家里之后就把Chris的手机号暂时加进了黑名单。又告诉朋友们如果Chris打电话给他们也千万不要接,他猜想Chris一定过不了多久就会忍不住要来联系他,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互不联系才是最好的选择,断了所有和他有关的人和事,才能不带感情地好好想出个最正确对事业最有利的对策来。

 

因为总是在胡思乱想的关系,所以当Sebastian察觉有人在跟踪他是已经快要到家的时候了。那个人戴着能遮住半张脸的超大幅墨镜,鸭舌帽的帽檐压得低低的,还很热的天气,却穿了厚厚的衣服,那身衣服有些宽松,但还是能看出高高壮壮的身材。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的,Sebastian首先觉得背后总是有一道目光盯着他,等他注意到的时候,发现这个人完完全全是跟着自己的路线在走,他停那个人也停,他转弯那个人也转弯。他叹了口气,现在的坏人怎么大白天的就敢这么明目张胆,而且他身材也够壮实了,穿着短袖,看得到肱二头肌的线条漂漂亮亮地顺手臂而下,绝对不会是没有还手之力的那类。而且那个人身上没有带着相机,也不像狗仔的样子,这满大街的人,Sebastian搞不明白怎么偏偏就打上他的主意了呢?

他一路观察,趁机躲进了一个鲜少有人经过的小拐角,等那个人追过来,他出其不意地一拳砸过去,把那个人打翻在地,还打掉了那副大墨镜,摆出了战斗的姿势。但是当那个人爬起来捂着被打伤的眼角对着他哼哼唧唧的时候他傻眼了,这个跟踪狂竟然是Chris,他现在不是该在洛杉矶呆着吗?这样想着话也问出了口。

Chris一听就更加委屈了:“打你电话不接,发消息又不回,Dodger天天在家吵着要和你玩,我只能来纽约找你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到我家里等着,还要打扮成这副鬼样子?”Sebastian忍不住好笑,又有些心疼,轻轻摸了摸Chris的伤处。

Chris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你在纽约朋友那么多,联系他们他们全把我电话给挂了,要是你随便在他们哪个人那里不回家,那我找都找不到了,所以必须要先看到你人才行。这身衣服可是帮助我躲过好多狗仔,百分百不会被认出的完美变装!”

有太多话想说,这个角落实在不是个好地方,于是他们决定一前一后先回到Sebastian的公寓再说。Chris大概是有魔力的,后面的这点路又变得轻快,拎在手上的东西也没有原先觉得的那么重了。

回到家之后他们都很有默契地不再谈论这件事后续该怎么处理,Chris把Sebastian紧紧地抱着,血气就开始上涌,几天不见,他全身从上到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在想念着Sebastian。

 

晚上Chris睁开眼睛,纽约的公寓不比洛杉矶的房子,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满天星斗垂垂欲坠,不过这个时候有爱人在臂弯,温暖的气息通过皮肤的相连传过来,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溜入,略显狭仄的房间被淡淡光辉填满,反而更显美好。

这次两个人的手机好好地放在了床头柜上,Chris伸手过去摸到了Sebastian的手机,输入密码,翻开相册。和他自己的一样,Sebastian的相册里同样有很多Chris的照片,他挑了一张和Dodger一起,自己又被拍得特别帅的,登陆Sebastian的instagram账号传了上去,也配上了一句:“是的,也是我的幸福。”然后把两个人的手机设成了飞行模式,放在了一边。

这些天来实在是白白浪费了美好的假期,反正他早就想好要和Sebastian在一起了,事情既然发展到这样了,他也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和Sebastian分手,那么不如大方承认出柜,以后也能光明正大地和Sebastian一起出街了,何必再要编造各种理由又把自己塞回柜里,还要给公关付一大笔钱。想通了之后,他滑进被子里,把手和腿挂在了Sebastian的身上,满足地睡着了。

END

评论(18)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