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锅粥

盾冬,赛包
狗血神教忠实教徒

【盾冬】【ABO】你的夏日永远鲜艳(1)

  • 罗密欧与朱丽叶AU,大概会洒不少狗血

  • 标题来自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和正文没啥关系,装个×

第一章

Shield和Hydra两个家族是世仇。如果要追溯历史,大概从好几代之前就仇起来了,一代又一代,已经没什么人知道当初是为了什么交恶的,总之,两家人从家主到看门的狗,无一不是从小就被告知,王城那头的Shield/Hydra是我们最大的仇人。

Shield这代的族长是Nick Fury,Hydra则是AlexanderPierce。两个人年龄相当,所以几乎从还是襁褓里的婴儿时就开始被比较竞争了。Nick Fury如果在战场上立下了什么功绩,用不了多久Alexander Pierce也会因为政治上的建树而被颂扬。两个人连结婚都赶在差不多的时间,所以这种竞争比较,也同样延续到了下一代。

两家下一代的继承人,照道理,分别应该是Steve Rogers和James Barnes。说起这两个人,Steve小时候的那几年,体弱多病,和同龄人比起来,总是要矮一个个头,当别的孩子都在外面玩耍的时候,他只能闷在房间里,家里人生怕他到外面去吹着了风,冒出来各种毛病。Bucky则相反,从小就是一个健康快乐的孩子,加上长得好看,一向很受人欢迎。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他们亚性征分化,谁都没有想到那个风一吹就倒的Steve会变成Alpha,并且自从确定了亚性征之后,他简直像是把前几年落下的份一口气全补回来一样突然地身强体壮起来。然后他理所当然地加入了军队,立了战功,胸口上挂上了满满的勋章。而Bucky则是个Omega,从此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经常在外面无拘无束地游戏,和各类人交朋友了,他被关在了Hydra的深宅大院中。时间长了曾经他的那些朋友们偶尔在茶余饭后才会想起这个有着一双漂亮眼睛,笑起来特别甜蜜的人了,现在,他们谈论的焦点,几乎全部集中在了Steve Rogers身上。

 

Steve最近失恋了。

他在军队的时候,爱上了Agent Peggy Carter。Peggy是他见过的最有魅力的beta,当她在战场上的时候,英气逼人,很多alpha都比过她。下了战场却是一袭红裙风情万种,吸引住所有人的视线。Steve和她一起执行了几次任务,当有一次,Peggy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射出去了几发结束敌人的子弹,让他一下子觉得那些子弹不止射中了敌人,还射进了他的心脏,他想他大概是爱上Peggy了。任务结束回到王城之后,Steve很快向她告白。不过他失败了,Peggy很干脆地回绝他,并且告诉他,自己已有家室。

Steve遭此打击,很长时间都没法回复过来。所以当SamWilson和Tony Stark进到他的房间,看到的是这样一个场景,他坐在阳台上,双眼对着外面的一大片花园放空,酒一杯一杯往嘴里灌。

Tony高声说起话来,“嘿,soldier,大好的天气怎么独自闷在家里?”

Steve听到他的声音,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转过身,勉强打起精神向他们走过去。

Tony看到他一脸没精打采的样子夸张地叫起来:“你怎么看起来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是什么让Steve……”

Sam生怕他会把话题引到Steve的失恋上,连忙打断了他:“Steve,你回来之后我们还没有机会好好聚一聚,怎么样,今天和我们一起出去玩玩?”

Steve当然想拒绝,他现在只想关起门来借酒消愁,忘记这次悲痛的打击。不过Sam和Tony和他玩在一起那么多年,太知道怎么才能说动他了,最后Steve终于同意和他们一起出去走走。

原来回归之后Shield给Steve安排了很多宴会,想要趁机会让他多多扩展社交,但都被他拒绝了。最开始Fury还放任他想着过几天总会恢复,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他消沉颓废的样子,于是找到了Tony和Sam,他的两个好友,让他们带着Steve出去转转,尽快走出这段失败的感情,他年纪也大了,要尽快让Steve学学掌管家族的事情了。

 

来到地下omega高级会所是Tony的主意。其实Steve早该想到,Tony一路上在劝说他的时候无非就是一些,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美妙可爱的omega在等着他,何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类似的话。

等他们进到会所里面找了包厢坐下之后,Tony拍了拍他的肩膀,忍不住向他开玩笑:“Steve你虽然还是个处男,我猜你肯定还是吧?但是凭你这堂堂外貌,一定可以让人忽略这方面的不足,吸引到很多omega的!”

Sam看Tony一脸兴奋的样子心里默默翻了个白脸,早知道就不该找他陪着,看他兴冲冲的样子其实单纯只是他自己想来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总之是来了。几杯烈酒下肚,会所空气里大概也有一些催(啊)情的成分在,在这样的氛围里所有人都变得有些亢奋。

音乐突然响起来的时候Steve还在和Sam说话,Tony兴奋地猛拍桌子,“开始了开始了!准备好挑选和自己共度良宵的omega了吗?”

 

Bucky在换上这身几乎只有几块布遮住关键部位的衣服的时候就后悔了。

他在明确亚性征之后,生活差不多是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曾经疼爱他的Pierce突然把他当成了眼中钉一样,再也没有对他展露过笑容,相反处处挑起了他的刺,好像不管他做什么都是错的。

不是错在他是omega,而是错在Hydra的第一继承人是一个omega。加上他们死对头那里的又偏偏是一个年纪轻轻已经立下不少功绩的强大alpha,两相对比,直接意味着hydra的败局已定。

Pierce原本已经放弃他了,最近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一个主意。国王的儿子和他年龄相当,或许比他大个几岁,也是一个alpha,Pierce于是动起了把Bucky嫁给王子的念头,而且据说国王对他的这个提议还挺满意。

Bucky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要走上包办婚姻的路。在他的理想中,组建家庭要经过冥冥中注定的相遇,浪漫热烈的爱情,以及漫天星辉下的求婚。可是现在他却要嫁给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谁知道那个王子是不是长得肥头大耳,面带猪像?最让Bucky生气的是,以前他偶尔还能出门走走,自从Pierce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再也不同意他出去了,他不得不在家里学习什么宫廷礼仪。今天早上他因为这件事情终于忍不住和Pierce大吵了一架,结果没有换来任何好处,只有禁足,接下来他连自家的花园都不能去了,只能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

所以反正都是被一个不认识的alpha占有,王子或者随便一个什么人有差别吗?他在气头之下想办法逃了出来,一心想要报复Pierce。

这个地下会所是Bucky很久以前就知道的,在他还没有分化成omega的时候,他的那些朋友们就和他说过,带着好奇和向往。那些非富即贵的alpha花大价钱在这里买一个omega的第一次,享受一下征服的快感,算是高贵地位带来的好处。Bucky觉得这个地方很合适,把自己的第一次随便交给一个alpha,然后他还要告诉Pierce,就等着Pierce气疯吧!

 

他是被强硬地推到舞台上的,刺眼的强光打在身上,衣服几乎透明,会所的工作人员早前让他们服下了催(啊)情剂,现在慢慢开始起了作用,Bucky觉得全身上下都有东西在轻轻撩动,尤其是腿间,麻(啊)痒的感觉一波强过一波,他并紧了双腿,努力让自己的手不要伸向那个地方。

台下是花钱过来的alpha,全都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这群正在散发甜美香味的omega。侵略性的信息素一阵一阵飘过来,Bucky被混杂的气息弄得有些犯恶心,心里却控制不住地想要更多。

接下来的事情其实很简单,omega只要展示自己的魅力,吸引到下面的alpha就可以了。台上有钢(啊)管,皮(啊)鞭,随便他们怎么发挥,甚至如果有人想要用更艺术更特别的方式,钢琴或者小提琴之类的也是可以提供的。

Bucky站在最角落里,尽量让其他人能够遮挡住自己,上台之前站在他旁边的男性omega已经被挑走了,选中他的那个alpha大概可以做他爸爸了,肚子裹上了一圈肥肉,头顶上的头发日渐稀疏,露出了光亮亮的头皮。

Bucky觉得自己的心沉到了最低。虽然不知道王子的长相,但好歹王子身份显赫又和自己是同龄,他为什么非要赌气来到这个地方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陌生人,而且会来这里的alpha,难道不都是把omega作为消遣和玩物的吗?

情(啊)欲像涨潮一样慢慢淹没他,但他心中却被害怕和悔意占满,他抬起头,眼睛有些模糊,天啊,有谁可以救救他吗?

tbc

评论(21)

热度(80)

  1. 生如夏沙一锅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