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锅粥

盾冬,赛包
狗血神教忠实教徒

【Evanstan】【ABO】野梦7

还记得第一章写的啥吗


第七章

Sebastian醒过来的时候天刚刚泛白,外面偶尔有汽车驰过的声音。Chris还和以前的习惯一样,睡觉的时候手臂搂着他。

他轻轻地下床,不敢惊动Chris,下半身酸软得像不是自己的一样,股间没有干涸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昨天疯狂做爱的画面也全都跟着从沉睡中苏醒了一样,不停地在脑中闪现。他红着脸找衣服穿,一路找到玄关才总算勉强穿齐,衬衫的纽扣掉了好几个,幸好还有外套可以遮挡一下。

好在Chris的这间公寓在最市中心的地方,虽说是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还是很容易就打到车了。一路上那些过往的回忆潮水一样袭来,悲伤里带着恨意。他仔细想了一下,昨天Chris确实是做到打开子宫口射在里面了,加上自己又发情,这下必须要买些避孕药才行,他不能再怀孕了。然后再算算时间,回去还要稍微清理一下,出门的时候只想着找齐衣服了,没有看下自己的外表,现在出租车后视镜里出现的他,头发凌乱,眼角通红,脖子上有好几个吻痕,外套的领子竖起来也盖不住。他实在气愤得不行,这个Chris Evans为什么那么多年之后特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见面又什么都不说,直接诱使自己发情。又不是高中的年纪,没有接触过什么Omega,所以才对他这样不同亚性征的人特别有兴趣,现在的娱乐新闻上经常可以看到Evans集团的少爷和某个美丽的Omega明星约会的报道。所以即使年龄再增长,外表再成熟,这人恶劣的性格还是没有改变。

 

Sebastian被S高辞退后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老师是再也当不成了,因为档案上有这么难看的记录,过了很久好不容易才在一家小公司里找到了一个文员的职位,刚开始的时候工资少少,还一直要加班,加上他身体也没有养好,整个人辛苦得不行。其实到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工资总算比最开始的时候有点上涨,但涨幅还跟不上借房子的租金,也只是勉强糊口罢了。

他当时也不是没有想过做去除标记的手术,但是一来这个手术费用实在太高,他当时没有了收入来源,积攒下来的钱还要勉强付房租,如果去做了手术自己就真的一清二白了。二来,医生明确告诉他,做去除标记的手术风险很高,而他的体质检查下来不是很适合做这个手术,更何况他刚刚掉了一个孩子,体质非常不好。这样到后来Sebastian也就放弃了。但是每次发情的时候,他都非常痛苦,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想要Alpha的慰藉,只想要那一个Alpha的慰藉。他想要那个Alpha像以前一样,抱着他温柔地叫着他的名字,用那根东西把自己填满。他不想承认,其实所有的话都是借口,是他不舍得去除,那是他的Alpha唯一留给他的东西了。

 

他回到家后急急忙忙清理了一下,脖子上的吻痕怎么擦也擦不掉,他只能把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尽量遮挡,又吃了抑制剂,希望能把身上的味道盖掉,匆匆赶去上班,饭也没来得及吃。

tbc

因为突然想写篇芽詹,所以野梦要停一停,让桃包在水深火热里多呆一会吧……

评论(38)

热度(104)

  1. Ja+evanstan一锅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