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锅粥

盾冬,赛包
狗血神教忠实教徒

【盾冬】【芽詹】铃兰与常春藤(上)

  • 芽詹少年时代相处的一些事情,梗都是借队1的,互相暗恋

  • 更改了一些设定,芽没有住进孤儿院,他的妈妈一直都在。芽詹认识稍晚了一些,大概推迟到了16,7岁的年纪。


1

和很多流行的爱情小说一样,他们的相遇始于经典的“英雄救美”。

Steve放学经过操场的时候,看到学校出了名的恶霸正堵着一个满脸害怕的女学生,Steve的正义感一下子冒出了头顶,冲了过去。结果他让女学生逃走了,留下自己被痛殴。痛殴这个词是后来James说的,Steve一直强调自己马上就能打赢了,如果不是他出手的话。

事实是,James出现的时候Steve已经被打得眼角发青了。眼看着那个恶霸的拳头又一次往自己身上落,他急忙抱住了头,心想希望这次脸上不要挂太多彩,他不想让他妈妈担心。结果那个拳头迟迟没有打过来。他听到了一个好听的声音“嘿,找一个和你势均力敌的对手吧!”

Steve松开抱住头的手,看到那个声音的主人一脚踢走了那个恶霸,然后他转过身,向自己伸出了手,“你没事吧?”

Steve拍了一下面前的手,自己爬了起来,对他说:“谢谢你,但是我马上就可以赢他了。”

Steve很早就知道James这个人。他们虽然不同班,但是James在学校也是比较出名的,班级的女同学经常会议论这个人,一副贵公子的样子,又温柔又有礼貌。说是贵公子,在那个年代,也就是相比Steve这样总是穿着爸爸留下来大了几号完全不合身风衣的人来说,穿戴得更加整齐妥帖一些。今天这是Steve第一次和James说上话。

 

第二次说上话, 就好像昨日重现。Steve在商店买东西的时候,看到有个大个子偷东西,他立刻叫了出来。大个子的东西最后当然没偷成,于是把Steve拖到了小巷里一通打,以此来出气。

这个大个子相比学校的恶霸,下手重了很多,每一拳都力气十足,Steve能看到他手臂收紧的肌肉和额头冒出的青筋。

他被打趴在地上,眼冒着金星,嘴巴里一股血腥味,浑身疼得像散了架一样,他觉得这下是真完了,不死也要残了。然后他又听到了那个声音,“嘿,你个大家伙,别太仗势欺人了!”说着加入了战局。

社会上的人毕竟和学校里不同,James虽然身手还算不错,加上还有Steve,两个人却都不是这个大个子的对手,打到最后那个大个子自己觉得没劲了,才放过了鼻青脸肿的两个人。

James擦掉嘴角的血,对跪在他旁边大口喘着气的Steve说:“你觉得自己还能搞的定他吗?”

Steve平缓了一下心跳,倔强地说:“当然,早早晚晚的事!”

James看着他明明已经被打花了脸还不肯认输的样子不自禁笑起来,因为脸颊动起来扯到了伤口,笑得有些扭曲,“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先把脸上的伤养好再说这话吧。”

他伸手给Steve,这次没有被拒绝,Steve实在是没有力气,两个人互相借着力从地上爬起来,James一把揽过Steve的脖子,“我叫James Barns,你呢?”

James的这一揽正好碰到Steve受伤的地方了,他疼得哇哇叫:“碰到伤口了,碰到伤口了!我叫Steve,Steve Rogers,快放开,快放开!”

他们交流之后发现两个人的家其实离了非常近,于是互相搀扶着往一个方向走。先到了Steve家,Steve翻遍了全身没找到钥匙,他的妈妈在医院值晚班,不到半夜是回不来了。James于是热情地拉着Steve到自己家里坐坐。

他们俩来到James家里,James的爸爸妈妈还没有下班回家,家里只有妹妹Rebecca。James让妹妹翻出了家里的医药箱,又把Steve带到了自己的房间,互相给对方脸上的伤上药,房间里不停地响着丝丝的吸气声。Steve看着James那张好看的脸被自己拿纱布贴得东一块西一块,忍不住大笑起来。James看他欢乐的样子也弯起了嘴角,两个人笑着笑着滚到了一起。

玩累了躺到在地上,James问Steve:“今天是因为什么打架?”

Steve就把那个大个子偷东西的事儿说了一下。

James偏头看向他:“为什么不能换一种方式呢?比如向其他人求助,这样那个大个子就不会只针对你一个人了。”

Steve说:“我就是讨厌那些仗势欺人的人,因为自己力气大就可以为所欲为,我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少年们的友谊来得就是这么简单,说好就好。Steve和James经过了两次同仇敌忾之后成了好朋友,放学相约着回家,Steve把自己放备用钥匙的地方告诉了James;在Steve的妈妈值夜班的时候,James会把Steve拖到自己家里加入Barns家的晚餐。

当然Steve还是那个正直的人,不过路见不平的时候多了James的相助,即使偶尔不在一起的时候,James也会在某条小巷把Steve从打斗中救出。

Steve对此开玩笑说:“James,你是不是鼻子特别灵敏能闻到我身上的味道?”

James哈哈大笑,“James Barns人称布鲁克林小王子,这里的哪条路我不熟悉?而且你打架的地方就这么几个,一个个找都能找到了。”

 

2

James觉得Steve每次打架都要落得一身的伤,加上他身体也不太好,各种毛病,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所以有一天他决定要拉着Steve一起锻炼身体,强健体魄。他们要每天绕着街区跑步,再固定时间模拟打斗练习,等到技巧和力量都上来了,Steve就可以打赢那些混蛋大个子了。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Steve,Steve欣然同意。于是布鲁克林每一个雀鸟啁啾中迎来的清晨,都可以看到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地跑步。前面的那个个子高大些,时不时地会停下来回头等待后面那个小个子。小个子每次跑得气喘吁吁,累得背都要弯起来,却从来没有停下脚步,直到终点。

战斗的练习则约定好放学之后在他们家附近的小公园。James以前跟着爸爸学过一点防身术,这个时候正正好派上了用场,他教给了Steve不少技巧,至少让Steve学会了怎么才能躲掉几个拳头。成绩当然是喜人的,Steve以后打架回来,身上的伤大概可以比以前少几处,而且有时候自己的拳头还能砸到对方的身上,虽然往往力气不够构成不了多大威胁。

他们练习的身影遍布了公园的每一个角落。打得激烈的时候甚至踢翻了好几盆小径边精心栽培的植物,被园丁看到了追着骂,幸好他们反应快,脚底动作更快,上了年纪的园丁总是抓不住他们。然后等园丁骂骂咧咧地走开了,两个人再悄悄回来把弄倒的盆栽重新放好。

累了就双双躺在草坪上,闻着青草和泥土裹上来的淡淡味道,呆呆傻傻地盯着天空,有一搭没一搭地随便聊天,家里发生的一些趣事,天才Stark又发明了一样新奇的东西……30年代的天空,大概是受了国内外动荡时局的影响,看起来感觉被一层忧郁和不安雾雾地蒙着,阳光总是有些无力,没法把世界照得明亮。但是少年人的双眼过滤掉了那一层灰黄,他们有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整个人都是那么的闪闪发亮。

Steve喜欢画画,James还躺在草地上翻滚着不愿意爬起来的时候,Steve有时候会拿出画板,涂涂眼前的行人和建筑。James看他画了活灵活现的样子嚷嚷着要Steve教他。Steve试着指导了几次,出来的超简线条抽象画作终于让James认清了自己可能没有这方面天赋的事实,之后James就一直要Steve画几幅自己的画像给他。Steve满口答应,想着找一天请James到自己家里,他要准备好所有的画具,把James最好看的样子画下来。

时间催促着少年们成长。James比他们第一次说上话的时候又高大了一些,肌肉也长出来了。但是Steve还是和一开始没什么多大变化。他天天量身高称体重,称上的数字让他不忍直视,尤其是看着James一天天的变化,他悲观地告诉James,他觉得自己被时间抛弃了,永远都会是这副样子,再也长不了了。

James拍拍他的肩膀,“胡说什么呢?你只是发育比较晚,迟早会长个子的!而且,就算是现在这样,我也觉得你比很多人都高大!”James看着Steve还是戚戚哀哀的样子,又说:“嘿,Steve,你看你不如想象一下你变强壮之后的样子然后画下来。多画几张让我也看看,这样万一以后我们碰到什么事情分开了,你又变壮了来到我面前,我一眼就能认出你了!”

tbc

看队1的时候就在想,为什么Steve打了血清之后突然就这么能打了呢?脑补一下其实他一直有和吧唧练习,瘦小的时候还感觉不出,等身型力量都上去了练习的成果就出来了。

评论(5)

热度(29)

  1. Ja+evanstan一锅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