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锅粥

盾冬,赛包
狗血神教忠实教徒

【Evanstan】【ABO】野梦6

第六章


两个人的相处就像闷热的盛夏骑着自行车滑下长长的坡道一样愉快惬意。夹岸的绿树遮天蔽日,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星星点点地投射下来,空气的流动带着清爽,吹走了所有的烦恼,却让他们忘记了坡道尽头早已等待在那里的障碍。


那天早上,Sebastian刚来到办公室,就被通知有急事要让他去校委会议室,Sebastian觉得奇怪,自己早上还有节课,却被告知会有其他老师帮他代课。他匆忙赶去,心里莫名被一团阴影笼罩。


会议室里一片静默,学校的领导在会议桌后面做成一排,个个表情严肃,Sebastian进来后被示意做到他们对面的座位上,他紧张地咽了下口水,有些僵硬地坐了下去,扫了一眼对面的领导们,连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校长也在。


马上有人开口:“Stan老师,你能再准确无误地告诉我们你的亚性征是什么吗?”


Sebastian一听这话,大脑瞬间被抽空,后背渗出了一身冷汗。


“Stan老师,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是beta吗?”


Sebastian的舌头变得不听使唤,只能发出“我……我……”的声音。


另一个人很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行了,Stan老师,有人看见你和你的一个学生在一起,举止行为过分亲密,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Sebastian心里想到看来还是和Chris的事情暴露了,也许是因为有些时候他们实在太大胆,Chris甚至有一次趁着天黑在学校的花园里逮着他猛亲。


那个人也没有让Sebastian说话,继续说道:“我们已经和那个学生谈过了,是他告诉我们,你其实是一个Omega,他之所以会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他正好救下了发情时候的你,然后你就一直利用信息素,吸引他和你在一起。Stan老师,那么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一个Omega,故意躲过S高体检方面的漏洞,进入这所学校,利用自己的亚性征来达到某些目的呢?”


Sebastian张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问他的人,他急切地想要为自己辩解,但是声音却像是被剥夺了一样,喉咙里发不出一点声响。这个人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利用过信息素了?你们真的和Chris谈过吗?我们是互相喜欢的,他怎么可能说这种话?我只是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而已,其他什么目的都没有!


第一个问话的人又说道:“Stan老师,关于你是一个Omega的事实,你还有什么想要辩解吗?我们也可以联系医院给做检查出证明的。”


Sebastian心急,那些人一个接一个地问他,却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只是想要强迫他承认所有他们的说的话。他激动地站了起来,“Chris呢?请让Chris Evans也过来,我们面对面把话说清楚!”


又有一个人拔高了声音打断了他,“Stan,这件事的问题归根结底在你身上,学生是无辜的,请你不要用学生来当挡箭牌,我们已经和他问清楚了所有前因后果,也能够原谅他的一时糊涂,请你不要再说出这个学生的名字,如果你心里面还把自己当成一个老师的话!”


Sebastian语塞,他说的一点没错,所有的问题都是因为他一个Omega,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学校里,他颓然地倒回座位上,不再有任何话说。


一直眉头紧锁沉默不语的校长最后发话了,声音也是严肃深沉,给了Sebastian最后的审判。“Stan先生,我想不用我再说了,S高肯定是不能再留你了,今天就请尽快把你的物品收拾好搬离你的座位。另外因为这件事属于恶意欺骗,我们一定会全校通报,你的档案上也会写清楚辞退你的原因的。”


 


Sebastian浑浑噩噩地离开会议室。所有的人都像是避开瘟疫一样躲着他,鄙夷的眼神却一路跟随,他觉得自己突然能够听到他们内心的想法一样,一片嗡嗡嗡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真是不要脸,一个Omega竟然混进了只有alpha和beta的学校。”“真会利用自己的亚性征,这个学校里的学生全都非富即贵,随便勾引上谁,这辈子都不用愁了吧。”……Sebastian觉得自己的头快要被这些声音弄得炸开了。就像梦游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的办公室,怎么整理了东西,怎么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关上房间门的一瞬间,世界终于清静了下来,没有好奇又恶意的眼神,没有背后的窃窃私语。房间里还是离开前的样子,上一秒还被幸福包围,下一秒所有的幻觉都被打碎,散落了一地。


他现在急切地想要见Chris,想要告诉他学校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他想要问Chris,他真的说过他只是被自己的信息素吸引了吗?他找出手机,按键的时候手抖得不停使唤,但是无论打了多少次,电话那头传来的永远都是盲音。他又赶忙冲到Chris的公寓,他总是觉得,Chris还会在那里满怀期待地等他,就和他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可是今天,迎接他的只有紧闭的大门。


 


他在Chris的公寓门口不吃不喝等了整整一天,那扇门始终紧紧地关着,没有人出现。他想,会议室里的人说得对,也许他们之间一切的感情只是信息素引发的错觉,等到事实明了,Chris也就没有必要再沉溺在原始本能中了。


他终于离开了那幢楼,什么都没有等到,什么答案都没有得到。他和Chris的情分也该到这里戛然而止,以后大概也不会再见到这个人了。


离开的时候他就像被抽去了魂魄一样,甚至感受不到步伐踩在地上的实在,整个人都是飘飘忽忽的。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座人行天桥,下楼的时候Sebastian不当心一脚踩空摔下了楼梯,双腿之间流下的温热液体拉回了他所有的意识,肚子里像是有千万根针扎一样疼。他听到了人群聚拢过来的声音,目光渐渐模糊,直到黑暗。


醒过来的时候,医生看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非常抱歉,Stan先生,你的孩子没有保住。”




哎这章写得好对不起桃包QAQ……5月份我要找我所有的电影搭子都去电影院刷队3,贡献票房……

评论(42)

热度(94)

  1. Ja+evanstan一锅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