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锅粥

盾冬,赛包
狗血神教忠实教徒

【Evanstan】【ABO】野梦1


  • Alpha Chris, Omega Sebastian。年下师生。大概讲的是桃包在一起过又分开了,过了很多年又好上了的狗血故事。


  • 题目就借用“All your wildest dreams will come true"啦


  • 第一次写文,希望不要太雷了……



Sebastian坐在饭店的包间里,旁边坐着他以前教书时候的同事,Phillip老师,带着一家人,他们在等一个曾经的学生。Phillip老师和Sebastian说起来的时候非常不好意思,他的家里有求于这个毕业已经好几年的学生,辗转了几次终于联系到他之后,那个学生同意和他们出来吃顿饭了解一下,但是希望Phillip老师能联系上Stan老师,他说他以前上过Stan老师的课,很喜欢他,所以想要趁这次机会能再和Stan老师见个面。Phillip老师是Sebastian当初在任教高中里关系最好的同事,即使在他被踢出学校,被所有人笑话的时候,只有PHILLIP老师向他伸出了援手,他搬出原来的公寓后借的第一间房还是Phillip老师帮忙找的。Sebastian一直很感激他,所以尽管他再不想和以前有任何瓜葛也还是来了。


同时,Sebastian也不是很明白过了那么多年还能有学生想得到他,甚至想要再见他一面。当然这不是说他以前在学校里不受欢迎,恰恰相反,他一毕业就进了那所高中,年纪和学生们也差不了太多,加上他温和的个性,很容易和他们打成一团,也曾经有几个特别要好的学生。只是在Sebastian和那个人在一起了之后,那个人不允许他和其他学生走了太近,几个学生私下里找他的时候都被拒绝了,这样慢慢地当时他的世界里就几乎只有那一个人了。他也问过Phillip老师他们要见的是哪一个学生,Phillip老师却支支吾吾地不肯说出他的姓名,说是因为这个学生以前只在Sebastian教过的班级里呆了很短的时间就转学了,也比较内向,不会给他留下很深印象,即使说了名字他也不记得,Sebastian不再多问,想着大概也只有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的学生才会对他有好印象了。


 


Phillip老师和Sebastian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家庭和养孩子的琐碎事情,当然还有每次都绕不过的话题,关于Sebastian什么时候可以找一个伴侣,alpha或者beta,甚至Omega,如果合适的话也是可以的。Phillip老师是beta,对气味不敏感,Sebastian也没有告诉他,其实自己早就已经被那个人标记了,而且到现在标记也没有去除,他想不会有人愿意自己的伴侣在发情的时候浑身散发着另一个不知名alpha味道的。


正说着包间的门打开了,他们等的学生终于到了,Sebastian呆在了当场。那个人带进来的味道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标记他的alpha的味道。


Phillip老师立马站起来迎接他,Sebastian脑子里一片空白,也跟着站了起来,然后看到他坐在了他旁边的空位上,微笑着对他说“Stan老师,好久不见了。”


Sebastian以为自己大概只会在财经杂志或者新闻里才会看到Chris Evans了,他当然也是偶尔翻到的时候才会去注意一下,好像Chris从学校毕业之后开始正式进入Evans集团了,也许再过几年就会全面接手。照片或者镜头里的Chris和Sebastian记忆中已经有很大不同,他蓄起了胡子,眼神也变得深沉,Sebastian甚至会感动怀疑,曾经喜欢贴着他撒娇的Chris和照片上的是同一个人吗?当然这些其实他并不想多关心,更不想在现实里见到他,也难怪Phillip老师不愿意说出他的名字,一旦知道是Chris Evans,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来的。他不明白Chris到如今为什么突然想要和他见面,是想看看他曾经的omega日子过了怎么样么?Sebastian不知道现在他这副不好也不坏的样子是否让Chris满意。


Phillip老师和Chris很热烈地谈论着,期间偶尔也会带上Sebastian说几句以前学校里发生过的事,他考虑到Phillip老师,不能直接走人,只能跟着很尴尬地笑一笑。最开始的时候Sebastian还以为是自己多心,可能只是Chris说到兴奋的地方不经意把信息素散发出来了,然后这股信息素便没有消散过,Chris不知道在场只有他一个Omega闻得到他的味道吗?Sebastian被扰得心神不宁,只能愤恨地盯着他,希望他能收敛一下。他当然不知道因为生气和信息素的共同作用,自己的眼睛里已经蒙上了一层水汽,Chris看了他一眼,释放出了更多的信息素。


一顿饭到后面Sebastian已经不知道是怎么结束的了,Chris的信息素让他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对劲,他只想早点回家吃了抑制剂躺下睡一觉,把这股味道赶出身体。


 


Sebastian在马路边等着出租车的时候,一辆黑色奔驰停在他的面前,车窗摇下来,露出了Chris的脑袋。


“Stan老师,我送你回去吧。”


Sebastian不理他。


“老师,这里不好叫车,你等一个小时都不一定等得到车的。”


秋天的夜晚,带着深深的凉意,Sebastian依然不说话,裹紧了外套,他穿了有些少。


Chris也不管,头从车里伸出来,一脸真诚地说:“老师,我就是看你不是很舒服的样子,所以想送你回去,我把你送到家门口我就走,好不好?”说着伸手拉住了Sebastian的手腕。


一碗有点柴的肉


tbc

评论(19)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