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锅粥

盾冬,赛包
狗血神教忠实教徒

【狗崽】祸事,情事(2)

第一章

第二章

妖狐在平安京的街上迤逦而行,此时春天的风光正好,满城飞花,细柳斜斜,绿浓如烟,佳人结伴出游,盈盈笑语阵阵。妖狐的内心也跟着欢声笑语荡漾起来,他拿出了折扇往手心里一敲,想要重拾回他当初风流书生的设定。

却不想一眼瞥到了前面那对煞风景的翅膀,顿时兴致全无,算了算了,还是早点完成任务回寮,等哪天天气好邀请萤草出来春游,可不比和大天狗一起相看两相厌么。

他于是叫住大天狗:“大天狗大人这是准备走到什么时候去呢?”

大天狗闻言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了妖狐:“我也正好想要问你,晴明说我们这次出来要速战速决,可是这样走光是路上就要花几个月,”他停了一下,接着说:“是否,我背上你飞过去?”

妖狐听到他这样说心中登时警铃大作,想他这样聪明的人物,会不知道你大天狗的心思?这大天狗定是想要骗他飞上天之后半路把他扔下去,他妖狐又没翅膀不会飞,掉下来不得把他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原型都给跌出来?然后他大天狗好看笑话?这真是用心险恶,可恶可恶!

妖狐于是干笑了几声,从带着的小包裹里拿出了一张小纸人,对大天狗说:“小生一届小妖,怎敢劳烦大天狗大人呢?你瞧这纸人,上面有晴明的灵力,我们只要在上面写上目的地,纸人自会把我们传送到那里。”

大天狗听了他的话,接过了他递出来的纸人,前后左右观察了一下,说:“晴明还真是,这也能让他想到,这样一来确实能节省不少时间。”他声音里带着点好奇:“妖狐,你演示给我看一下?”

妖狐心想,还真是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妖,连他们平日里出门做任务最基本的传送工具都这样少见多怪。他刷刷写好了目的地,小纸人有如被劲风吹动,猎猎作响,跟着出现了传送阵,他拉过大天狗,对他说:“大天狗大人,您可站稳了。”

然后他们眼前一暗,就到达了目的地。

 

这次接到的任务来自远在京都之外的小镇,说是小镇郊外的山上每到夜晚总会亮起延绵不断的鬼火和传来奇怪的声音,搅得镇上居民夜夜不能安睡,又不知道是什么在作妖,不敢前去查看,以致整日里提心吊胆。睡不好容易让人暴躁,害怕容易让人多疑,这样没多久下来,小镇上的人不管男女老少全都成了一样的性格,一言不合就开骂干架,这边架还没打完,那边又开始骂起来,弄得整个镇里乌烟瘴气鸡飞狗跳的,最后终于有人不堪其扰,找了个小纸人,寻求阴阳师的帮助来了。

妖狐他们到达的时候,一睁眼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景象,路上的行人脸上全都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步履匆匆却又无精打采,临街的店铺半数店门紧闭,街角庭院久无人打理,杂芜丛生,凌乱不堪。小镇虽不能和繁华的京都相比,但在这春意盎然之时却毫无生气,一派萧条,可想这山外精怪为害之甚了。

 

晴明平时收到的任务里常常只是一言两语的求助,比如走路上被怪石绊了一跤摔断了腿,或者被拿狼牙棒的怪力女追着打之类的话,这些一看便知要对付的是何种精怪,下手便有针对性;还有一些任务语焉不详,比如这次,求助之人只道是大火光和桀桀怪声,单凭这两点能对号入座的妖怪不少,搁往常,妖狐一落地第一件事就是找人打听清楚到底是什么在作怪,不过这次他却并不急着行动,他倒是想要看看大天狗有多大的能耐。

于是他又拿出了那柄折扇,举到自己面旁,假装思考,抬脸微转向大天狗:“不知大天狗大人对这件事有何高见呢?”妖狐平日在寮里虽混得风生水起,却也是夹紧了尾巴在做妖,不敢太过露出曾经还是野生妖怪时候的风流劲儿,生怕被晴明误会,横生猜忌是小,要是因此不让他和寮里美丽的小姐姐们接触了可如何是好。但既然到了外面总要释放下天性,此时他不自觉地双眼微眯,斜斜看向大天狗,眼波流转,神采飞扬,眉梢眼角带上了三分风流,三分魅惑。

大天狗盯着他看了好一会,似是在思考,然后缓缓开口,“我从来到此地便感觉郊外群山方向灵力充沛,再从求助人所说半夜火光大盛这点来看,似是火前坊出现之像,不过有怪声这一点却又像是幽谷响,但说到既有响声又有火光的话,我曾经在九州之地游行时遇到过一次火之车,当时便是有这般景象……”

妖狐没想到他竟会滔滔不绝列出这许多传说中的妖怪,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大天狗正说着被妖狐打断,不明白他笑的什么,便问:“你是否有什么线索了?”妖狐心想这大天狗也太小看晴明了,若真是这等妖怪,晴明接到小纸人的时候就该感觉到,亲自过来解决了,哪还能这么漫不经心地把任务丢给他,照他平时解决过的事情来看,这山上的妖怪,多半就是灯笼鬼吧!他没有说话,只丢给大天狗一个你想太多了的眼神让他自己体会,然后转身往街上看去。大天狗不明所以,满脸问号。

 

妖狐张望了一会,突然眼前一亮,只见一位人类少女,身着淡色衣装,正站在胭脂铺边挑选,少女肤白胜雪,娇柔婉转,在一干毫无生气,形容憔悴的过往行人里,显得如此光彩夺目,熠熠生辉,妖狐的眼光放在了她的身上再容不下其他,腿已先于意识向她走去。

对付这样的少女对妖狐来说简直如鱼得水,撩妹的功夫发挥不到半成,三两句话就把少女哄的心花怒放,眉开眼笑,妖狐便趁机亮明身份,自己是奉了大阴阳师晴明之命来帮助他们解决山上精怪的,想要向少女打听一下具体的情况,以便应对。少女听他这样说了更是两眼冒光,敬仰之情溢于言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连自己的生辰八字,家里人口,祖坟位置全说给了妖狐。妖狐心中得意,觉得自己又帅又有魅力,这种程度的小任务解决起来简直游刃有余,手到擒来,可不比还在原地傻站着的大天狗要强多了么,回去一定要找晴明邀功,让晴明多给他几个御行达摩提升技能,当然最更重要的是要把他的英勇事迹告诉萤草,顺便揭露下大天狗的真面目。

少女又告诉妖狐,山上的精怪只会在明月高悬之时出现,现在红日正当空,离日落还有好久,便邀请妖狐到她家经营的小茶楼一座。妖狐大喜,欣然同意,直言能得美人添茶,此行便是不虚了。

 

当然妖狐也不能忽略大天狗,在随少女去茶楼之前向少女说到:“小姐姐,小生还有一位同伴一起前来,待小生把他叫过来我们一起过去。”然后便招呼了大天狗过来。

少女初时并没有注意到站在角落里的大天狗,等大天狗走近,看到他俊美无俦,风度闲雅,一颗心忍不住噗通直跳,脸颊绯红,似是害羞,眼光却始终不离开大天狗。

妖狐一看哎哟不好!这表情怎么看怎么熟悉,萤草和他说到大天狗的时候不也是这样么,这下好了,又一个无知少女被大天狗的外表给蒙骗了。

虽然他和少女接触了不到一个时辰,也不至于便已认定那少女是他新的命定之人,如果少女真的无意于他原本也不打紧,只是偏偏,又被大天狗用脸横刀夺爱,直把他气得头顶冒烟,手心发抖控制不住想要发招突这可恶的大天狗。

当然妖狐最终还是没胆突他,只能安慰自己现在要以任务为重,先解决了这次的问题,回去之后他必定勤加修炼,终有一日会打败大天狗走上妖生顶峰,到时候寮里的姑娘们不得全都倾心于他妖狐,妖刀姬给他捶背,青行灯给他说故事,吸血姬给他做紫苏牛肉,萤草喂他吃饭,享尽齐人之福!

不过还是先回到当下。他强行晃到了少女的眼前,刚刚好遮住了大天狗的身型,对她说:“小姐姐,我们快去你家的茶楼吧!”

少女被他一说,心思终于转回,收起了双眼正往外冒的小心心,想到刚才自己看大天狗的眼神太过露骨,完全忘记了少女的矜持,脸皮一红,赶紧走前面给他们带路。

正走了没几步,大天狗突然从旁边靠近,低声对妖狐说:“妖狐,你不可再接近那少女了。”

妖狐正生气呢,听他这样说,没好气地回答:“大天狗大人难道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吗?恕小生妖力不够强大,感觉不到。”

大天狗连忙说:“不是这个意思,这个人类少女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晴明有关照,让你不能再对少女们有任何,那个非分之想了。”

妖狐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想有你大天狗在边上,他妖狐哪里还轮的上有非分之想呢,看来晴明还是不肯完全信任自己,回去之后嘴巴要再甜一点,干活要再勤快一点,把阴阳师哄开心了才行。他斜眼看了大天狗一眼,冷冷地说:“大天狗大人多心了,小生出来是解决任务来的,不会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的。”他说完便快步走开,跟上了走在前面的少女。大天狗还想再说什么,见妖狐无心听他说话,也不再言语,默默地跟在了他们后面。

tbc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