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锅粥

盾冬,赛包
狗血神教忠实教徒

【狗崽】祸事,情事(1)

  • 妖狐和大天狗一起出任务,出着出着就好上了

  • 设定是妖狐和大天狗分别在各自的事件之后成为了晴明的式神


第一章

妖狐坐在走廊上,双腿一荡一荡,叹出了今天的第一百零八口气。日上三竿,马上就要到他和大天狗一起去做悬赏任务的时候,他心里真是千百个不情愿。

 

如果时间能往前推一些,和一个从进了晴明寮起,就进水不犯河水地连一句话都没有讲过的大天狗一起出任务倒也不是件事儿,反正他不怕生,而且总能想办法让自己不无聊。但是问题出在前几天:

 

说起那天,春意正浓,天气宜人,适合告白。妖狐穿上新买的衣服,对着镜子照了又照,确定了自己刘海够顺,尾巴毛够亮之后,走出了房门,去往庭院的樱花树。那位姑娘,他的命定之人,已经站在了那里。风吹花瓣纷落,飘飘洒洒,白绿衣装的美丽少女就点缀在一片烟粉之中。天空中正好有笛声传来,缠绵清婉,仿佛和春风一起托着一片片花瓣悠悠落下。

少女见到了他,对着他嫣然一笑,那片温柔的颜色瞬间鲜艳,如锦绽放。妖狐心中甜蜜一片,冲上前去,拉起那少女的手,朗诵起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美丽的萤草姑娘,小生见到你的第一眼,便被你的美丽善良所吸引,我知道这便是命运的安排,让我们相遇,我命中注定之人啊,我终于找到了你!”他顿了一顿,深情地看着萤草,深吸了一口气,又声情并茂地说起来:“萤草姑娘,你是否也和小生一样这般心悦与你,你是否愿意与小生一起携手共渡漫漫妖生?”

萤草眨了眨眼睛,依旧是轻轻柔柔地样子,吐出了一个“不”字。

妖狐原本自信满满,毕竟自己长相好,又会讨女孩子欢心,向来都无往不利,不料这次却被当场打击,春天虽然美好,春雷却是惊心,上一秒他的心中还繁花盛开,下一秒全被劈成残花败叶,他愣在当下,然后戚戚然地开口,“为……为什么?难道萤草小姐觉得我不好吗?”

萤草抬眼思考了一会,微微晃动了下蒲公英,回答道:“不,妖狐叔叔,你很好,只是,只是……”萤草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脸,“只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妖狐见萤草双颊染上一片粉红,娇羞难堪的样子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不似是敷衍,大概也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想来自己还是晚了一步,以致被别人抢了先机,这么美丽的少女自己竟无法拥有,实在可感可叹。

他收了收神,问到:“那么,我能知道萤草小姐喜欢的人是谁吗?”

萤草听他一问,整张脸顿时涨得通红,眼神左右四顾,手足无措地乱挥着蒲公英,半晌才慢吞吞地开口“这让我怎么好……怎么好意思说呢,是……是那个……是大天狗大人呀。”

 

然后心悦之人甩着蒲公英一奔一跳地离开,妖狐心中落寞,伤心一片,想这春光易逝,樱花飘零,就像自己的真心一般落成了春泥,此刻天地仿佛都失了颜色,唯有天空中的笛声,依旧如倾如诉,似是懂得他的心意……

等等,妖狐突然想起来,这个寮里会吹笛子的,除了陪晴明出门去了的源博雅,不就是抢了萤草姑娘的大天狗了吗!

听寮里的姑娘们说,大天狗爱上树,尤其庭院中的这棵樱花树,平时若是想要找他,在樱花树下吆喝几声就成,他于是循着笛声抬眼望上看去,果然在樱花树的高处,坐着一袭白色狩衣,不是那大天狗还是谁!瞧这大妖,高高在上,岩岩若松,一副宛若神明,不受凡尘所扰的样子,反观自己,在这树下感情受挫,凄凄惨惨,这失意的样子大概是被他看了个全程,而导致他变成这副丑态的,正是上面这个不干己事,自在吹笛的大天狗,想到这里妖狐不禁忿忿地盯住了他。

而这大天狗,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来自树下的灼热目光,此时停止了吹笛,眼神微微垂下,看向了妖狐。风拂上树梢,摇落片片烟粉,妖狐没有占到有利地形,被洒了一身花瓣,连鼻子都黏上了一片,弄得他有些发痒,想要打喷嚏却打不出,情敌在上,输人不输阵,他得要保持气势,忍受鼻子的不舒服,更加使劲对着大天狗瞪眼,然后他发现大天狗不再面无表情,而是慢慢地勾起了一边的唇角。

这意味不明的一勾在妖狐看来满是讥嘲之意,一下勾出了妖狐的滚滚怒火,挑衅,赤裸裸的挑衅啊!这大天狗占据高地围观自己告白失败的全过程也就算了,抢了他的萤草姑娘他也不计较,但凡有点良心的妖怪,这个时候就应该对他表示深切同情,然后陪他醉饮千杯,忘却凡尘,再寻觅一位美人重新开始才是。亏得寮里的小姐姐们说大天狗总是一心追求大义,志行高洁,自己虽和他不是一路人,平日里也和他井水不犯河水,更是从没有去招惹过他,哪知道这个大天狗在目睹了一切之后竟然嘲笑起自己,他不就是仗着自己脸好看,以致欺骗了善良天真的萤草姑娘,回过头来还要向妖狐宣告他的胜利,真是假仁假义,虚伪之极。

 

不过虽然这个时候妖狐是很想狂风刃卷把大天狗给突翻在地,然后踩爆他的狗头,但也就是想想而已。同是御风的妖,他深知自己不是那大妖的对手,真要打起来,只怕自己的风刃还没近他身,就要被他一个风袭给刮出寮了。算了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英雄气短,来日方长,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总有机会报复回来的,他离开樱花树前这样安慰自己。

 

结果没几天,就接到了晴明通知他和大天狗一起出任务的通知。

晴明的寮里养了很多式神,有从一开始就跟着他的,白狼,童男童女这些,也有像妖狐,大天狗这样半路被他收服的。那么多式神平日里派什么用呢?当然是为民解忧了。晴明把自己的通灵之力注入了小纸片人上散发在各地,那些小纸片人无事时便扫扫大街,若是有谁碰到了精怪鬼事,想要寻求阴阳师的帮助,只要写在小纸人上,无论多远,那小纸人自会通过灵力告知晴明,晴明见到了便会派上寮里空闲的式神出来解决任务,然后再象征性地收取一些报酬。

平安京最近一直不怎么太平,寮里上上下下忙忙碌碌也没怎么停过,这几天大多的式神们都已被派往各处,人手捉襟见肘,任务来的时候,寮里除了妖狐和大天狗,只剩下几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了。这种时候妖狐当然要挺身而出了。做任务这种事对妖狐来说简直驾轻就熟,他已经不知道抓了多少在大路上平白无故砸人的涂壁,瞎捣乱把别人房子弄得一团糟的帚神了。他原来主意打得很好,晴明为了安全起见一般会让至少两个式神结伴同行,寮里男式神全不在,晴明不得找个美丽的小姐姐和他搭伙,可惜萤草姑娘早几天就出门了,不然如果能和萤草一路,他有自信重新夺回美人的芳心。

 

这大天狗自从被源博雅从黑晴明那里劝归到寮里来之后,每天唯一干的事情就是上树吹笛,别的一概隔绝在外,与己无关。大妖身份高贵,追求的也是大义,普通百姓那些狗皮倒灶的小事情自然入不了大天狗的眼。晴明对式神向来放养,也不会强迫谁一定听他命令,大天狗这样吃他的粮占他的房他也不恼,和其他式神说起来的时候还要称赞大天狗笛子吹了好,自己听了简直如闻仙乐,心旷神怡。所以当晴明找到正在和小姐姐们调笑的妖狐,告知他这次一起出任务的式神是大天狗的时候,他是震惊的。

妖狐为了他的面子,没有和任何人讲过自己告白失败还被情敌嘲笑的事情,晴明自然不知道他和大天狗已有了过节。这个时候他心里一乱,想到要是真要和大天狗出任务相处那么好多天,万一途中大天狗重提他的丑事,只怕自己忍不住会发招突他,偏偏自己又打他不过,搞不好会被嘲笑一路,那在他还没有找到自己真正唯一的命定之人之前,就得憋屈死了。

他一急,不顾形象地一把抱住了晴明,说到:“晴明你明知道大天狗从来不屑做这种小任务还偏偏要找他来和我搭档,寮里的姑娘们你不选,你是不是不相信小生已经改邪归正,还怕小生对她们做坏事么?”一边说着耳朵也耷拉了下来,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妖狐自跟着晴明以来凭着能言会道的本事讨得了寮里上到阴阳师下到大大小小式神们的欢心,更兼照他自己的话来说,能伸能缩,该服软的时候绝对不硬撑,仗着自己族类的先天优势,撒娇讨饶的事情没少干,晴明被他抱住也不以为意,伸手摸了摸他的耳朵,微微一笑:“我当然是相信你的,不然能把你带回来养虎为患?只是你看看寮里剩下的姑娘们,童女,辉夜姬,一个个娇娇柔柔的,总不能委屈她们去打涂壁,帚神这些小妖吧?而且现在寮里人手已不够,处理这种小任务更要速战速决,大天狗愿意帮助我们是再好不过的了。何况你俩同属风系,你更是可以趁这次机会向他讨教一些御风之术,对你不是大有好处么。”

妖狐心里腹诽,“还讨教御风之术呢,他能不使风御我就谢天谢地了。”

但不管他又缠又磨,晴明总是不同意再另找他人,妖狐虽然极不情愿也不能违拗晴明的决定,他收拾完东西第二天就被晴明踢出了寮,和大天狗一起出发了。

tbc

评论(2)

热度(18)